二品阁 > 科幻小说 > 女尊之家有废材要崛起 > 私奔的日子一地鸡毛

私奔的日子一地鸡毛

    春雨可谓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本是跟着安雅楠风,一开始倒是对他好的没话说,那小日子过得和神仙似的。

    现在呢她们隐居在了一个小村庄里面,说是要体验大隐隐于野的生活。

    他听说竹鱼可是在京城里面混的风生水起,要是自己也在怎么着也能混个京城第一豆腐西施的名号出来。

    现在他可是觉得自己憋屈死了,现在到了这小村庄才知道她那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干嘛嘛不行,连个柴火都点不燃。

    一日三餐全靠他伺候着,之前的锦衣玉食消散的无影无踪。

    虽然说是青砖瓦房,在这村子里头倒是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在破村子里面可没有什么村风淳朴,一个比一个势利眼,一个比一个狡猾的很。

    一边酸这她们的日子说是,他个狐狸精不要脸,勾引有钱人家的夫人,私奔到这穷乡僻壤里面享福来的。

    一边自命清高的骂贱,一边又想把自己家的男孩送进来当小的,就为了多换几个钱。

    春雨别说多少怨气了,所以对安雅楠风也没什么好脸色,可偏偏她就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似的。

    这不他又拿着衣服在河边上洗,老远的就听到了有人在背后说他是个不要脸的。

    见人来了赶紧的旁边的人提醒,又表面上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哟!春雨来洗衣服了,可是勤奋的男子了”。

    有人看着春雨身上穿的衣服和洗衣篮子里面的衣服,都是好布料,一个补丁都没有,有些眼红,又开始酸了。

    “你们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啊,平时又没看见你们夫妻俩干什么,怎么就如此宽裕了,可是有什么发财的路子给乡亲们说说,又或者是这钱是……”。

    他这是一出来就受气了,可不是一个让人拿捏的。

    “我家妻主自然是干大事的,那是当官退休来养病的,那不是老,那叫少年白头,也就在这里你们能碎嘴这要是放到大城里,我一声话下,我妻主是要把你们拉在屋子里面掌嘴七七四十九下的”。

    这村子里面的嘴炮可没这么好打,春雨向来尖牙利嘴,几个村夫哪里说的过他,急眼了直接上来扯头发。

    等春雨洗完衣服回来的时候已经成了鸡窝头,手臂上还有几块青青紫紫的。

    安雅楠风还在灶台那里努力的学生火这件事。

    春雨直接把洗衣盆往妻主的面前一甩:“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你看看我过得什么日子,那群村野俗夫天天欺负我”。

    安雅楠风看着春雨狼狈的样子十分的心疼,但是嘴巴却是不受控制的发出来了咯咯咯的笑声。

    “你不是挺能耐的吗?怎么干不过人家了?没事,吃饱饭咱们再接再厉”。

    春雨的肺都快要气炸了。

    “看上你真的是瞎了眼”。

    这应该算是老夫老妻吵架的经典台词。

    最近已经成为了春雨的口头禅了。

    随着自己的身份被继承,自己的能力也在慢慢的弱化,也包括自己血液的治疗能力,慢慢的短则三五年,长则九十年便会完全的变成普通人。

    慢慢的老去死去。

    她现在的预感能力已经越来越弱了,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这半年以来感到隐隐约约的危机。

    却不知道危机从何而来,所以才放弃了高调的生活,选择了隐居起来。

    着实是有些委屈了春雨,毕竟自己有能力给他好的生活。

    但是最近她总觉得危机越来越尽了。

    不仅仅是自己还连带着自己的便宜徒弟。

    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苏羽安并没有继承这一项能力。

    她前几日已经飞鸽传书去让苏羽安警惕了,只是这两日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了。

    这肯定是冲着自己来的,想要和春雨分开,又怕直接受影响于他的话自己也来不及保护。

    突然太阳穴一疼,不详的预感更加的强烈了。

    安雅楠风身体摇晃了一下,直接抓住了春雨的肩膀,那神情没人会以为是在开玩笑。

    “春雨你听我说,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今天晚上你找个一定万分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到旱厕里面躲起来,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知道吗?”。

    “如果出事了,在里面躲满两天再找机会出来,不用走有路的地方,去京城祭祀府找苏羽安去或者是去安鱼堂找竹鱼,告诉她们小心”。

    突然的严肃让春雨的内心害怕,但是他可不是关键时刻掉链子的人。

    毕竟怎么说,他的妻主以前也是有名声的人。

    此刻也把自己男儿作态的样子收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那我去把钱拿起来收着”。

    春雨没问任何多余的事情,他绝不会怀疑自己的妻主在任何时候。

    也不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