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倾家荡产

    祭祀这个东西还是要像苏羽安一样高调的不得了才好,走在哪里都要有人认识,不然的话就和安雅楠风一个下场,前任祭祀的身份是多么的光辉荣耀,到现在估计待会拍卖的时候都没人认识。

    这都是因为太过于低调了,那要是高调的话有人认识,那就是个个巴不得救人。

    竹鱼如愿的拿下来了那两把伞,到手的第一时间便是把其中的一把送到了那青衣男子的手上。

    见到伞的时候,脸上的快乐可想而知,那太傅家的独自姓良,单名一个好字。

    本意还是挺好的良好。

    得到了喜欢的东西,立马跑到这边来了:“多谢多谢竹鱼哥哥了”。

    一旁的太傅看过来,自己家的儿子居然和祭祀的夫郎有交情,立马那脸便热络起来了,也过来恭恭敬敬的打了招呼。

    “没想到祭祀您也有兴趣参加这种场面”。

    苏羽安心里觉得好笑,慈天目还真是密不透风,没把事情泄露出去一点,这太傅也来凑热闹了。

    这要是买回去,要是真给安雅楠风遭个罪,那恐怕是小日子不想过了,不过看在你儿子是我夫郎的VIP顾客的身上,今天我就拉你一把,也算是没让你儿子白在我们这买东西。

    苏羽安也笑道:“是啊,听说是长生不老呢,不仅仅我稀罕,宫里面那位也稀罕的不得了”。

    一听这话她就知道今天恐怕是来错了。

    不仅不能拍,到时候还得出一份力,不然的话到时候到女皇那里如何交代。

    拍卖会的暗处也对于太傅的出现颇有不满,斥责手下:“为什么会有朝廷的人出现”。

    手下一时讲不好如何作答。

    不过好在没有后话,提着的胆子暂时性的放了下来,心里面默默地感谢了一翻在拍卖台上的目标人物。

    这次机会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拍卖的客人里面其实还有一半的人是自己的人,都在时不时的用余光盯着苏羽安这边的动静。

    苏羽安不过是五个人而已,她们有几百人,还不相信拿不住一个人,不然的话就是奇耻大辱。

    苏羽安叹了一口气,那么多的目光看着自己她难不成就感觉不到的吗,把她当做是傻子一样,就这些人还嫩了点。

    等会儿,上演一出鬼屋惊魂还不知道是什么下场呢。

    等待了许久,终于迎来了拍卖会的尾声,最后的四件物品。

    第一件是安雅楠风的血,起拍价便是一万两银子,足足有两千毫升那么多,估计放这么多的血安雅楠风已经够呛了。

    最终以竹鱼三万两的银子成交,换算了一下还是值得的。

    第二件便是被片好摆在冰盘上的肉了,这少说也有一斤,同样是一万两银子起,这些若是熬油做肥皂定能大卖,剩下的油炸捣碎了搓药丸子也是不错的。

    竹鱼四万两拿下了。

    本来以为出场的是安雅楠风,没想到一个铁笼拖出来,还盖着一块布,把布掀开的时候尽情的卖弄风骚的却是春雨。

    竹鱼看到春雨的那一刻,脸色都变了,红黄蓝绿青橙紫,苏羽安见大事不妙。连忙安抚竹鱼不然的话她真的怕自己的夫郎冲上去把人给宰了。

    “淡定!淡定!小孩子年轻不懂事别计较”。

    春雨一个劲的在笼子里面扭着腰,跳着手势舞,而竹鱼死死地盯着恨不得把人给吃了的样子。

    不过实际上春雨是在通过手势传递信息:“哥,人就在里面,被控制住了动弹不得没有意识,需要解药”。

    竹鱼不好动作,只能假装被安抚,把头靠在妻主的肩膀上,悄悄地说话:“妻主,安雅楠风,拍下来还的需要解药才行”。

    这就有难度了,恐怕就不得不逮住幕后人才行。

    既然能让自己的便宜师傅中毒,那么肯定自己就无法解毒,那必然是针对她的,看来今天是真的要入虎穴了。

    没想到这春雨还挺值钱的,三万两银子起拍,加价的人一直络绎不绝,加到了六万两还没有叫停,苏羽安拖培黎带了句话给良太傅。

    肉眼可见那良太傅的牙摇了摇,心里那叫一个苦,这回败光了家产说不定还带个男人回去,夫郎不得把家里闹个天翻地覆。

    但是祭祀传话了,她又怎么敢得罪,心里只能叫娘,但是面子上还是得乖乖的干活。

    “加一万两”。

    这下到了七万两银子了。

    加价的人愈发少了起来,但是一个肥头猪耳一看便是暴发户的人,看着春雨那叫一个口水直流,还在不停的往上面加价。

    不过春雨可不傻,看见哥哥在他妻主的怀里对自己做小动作,便知道了太傅是自己人在抬价。

    更加使劲地朝那个肥头猪耳的人抛媚眼。

    别看在人肥头猪耳可是富豪榜排名第二的私生女。

    家里也是没有女儿就这么一个私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