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畸形的恨意

    不过好在自己身上的血停的快,好的也快。

    卿山那个变态此时此刻走了刚刚好,正好就给了她和竹鱼独处的机会,还能享受到竹鱼的喂饭服务。

    自己可真是个绝世恋爱脑。

    竹鱼一边心疼的絮絮叨叨一边喂饭。

    询问如何是好:“妻主那你出不去要如何是好,我要如何做”。

    现在苏羽安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会如此,只要把脑袋里面的铁针拿出来就好了。

    只不过这铁针是极细的,又直接在脑子里面平常的方法肯定是取不出来。

    苏羽安突然灵机一动:“你得空了偷偷的去外面,拿吸铁石把安雅楠风里面的针吸出来,再偷偷的把我脑袋里面的针给吸出来”。

    竹鱼点了点头,他还是有机会出去的,这里并不禁止下人外出。

    在祭祀府内,春雨每日也是以泪洗面,看着安雅楠风半死不活的样子不是滋味。

    安雅楠风时而有意识不过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昏迷的,就像是和植物人一样。

    昏迷的时候便只能感知模模糊糊的熟悉的哭声,她知道那是春雨的。

    清醒的时候便能看到春雨,为自己哭哭啼啼,自己醒了还要假装开心的样子,简直是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她心疼的想要伸手给他擦擦泪水都做不到,便只能看着。

    第二天的时候时候竹鱼就悄悄地出来了。

    先是把妻主的血撒在了安雅楠风的背上,再然后是寻了一块吸铁石,照着脑袋上磨蹭了一把。

    安雅楠风都快被蹭秃噜皮了,才找着那针的位置,把那针吸出来。

    不仔细看还以为那针是一根头发似的,极细不知是如何锻造而成,在这里也算是鬼斧神工。

    竹鱼还气着春雨的行为,不过好在这个家伙还有点良知,把钱都给了自己,现在也没想着要。

    所以虽然没好话但是也还是说了两句:“别哭爹喊娘了,养个把月就好了,铁针已经吸出来了,你悠着点照顾”。

    春雨点点头不敢再反驳自己的哥哥。

    竹鱼又拿着块小些的吸铁石回到了小庄子里面。

    苏羽安的脸都快要憋死了,这张脸皮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撕不下来,就好像是长在了自己的脸上似的。

    卿山到了隔了两日没来了。

    但是第三天又来了,依旧是脸色如常的相处,但是却好不折磨苏羽安。

    要她跪在地上学狗叫,苏羽安自然是不肯。

    硬生生的挨了几个鞭子把卿山气走了。

    同时慈天瞳也注意到了这么一个人。

    调查了一番发现并不简单,倒是引出来了大事。

    这面具男不知道是何名何姓,但是京城里面的青楼三分之一却都是他的,其余的三分之二都有他的股份。

    慈天瞳混进去偷偷的调查了一番名单,不查不知道一查吓出来了一身冷汗。

    把里面的兔儿哥的身份彻查了到底要么就是查到最后什么都没有。

    要么都是从边境卖进来的,或者是从别的国家买来的。

    吃药极少数收下干粗活的是这里现招的,每个青楼里面还有一处蜜格藏的是各种情报。

    这明显是一个别的国家的情报收集处啊,不知道说什么时候扎根的,实在人让人脊背发凉。

    慈天瞳马上把这件事禀报给了慈天目。

    有关于国事她就不得不插手了,首先便是要把这些个青楼里里外外清除个便,但是首先得搞清楚是哪个不自量力的小国家做的。

    这些都不是难事,了解到她们的活动范围便知道了。

    一查遍查了出来,京城青楼月月都不远千里买进玉山国酿的美酒。

    这必定是她们做的好事,只是没想到隐藏的如此之深。

    玉山国一直以来是以和平友好的态度处理周边的关系,没想到却是在偷偷的养精蓄锐等待致命一击。

    倒是老谋深算。

    说到这个国家,倒是经济实力可以和我们千河不相上下。

    不相同的是她们国家偏偏与别的所有的国家相反,却是以男子为尊的。

    不过外交之时却是派遣的女人出来。

    也从未和哪个国家不和只是对外宣传,养民不养兵。

    也曾有别的国家虎视眈眈的想要占领,玉山国毫无疑问每次都是举起旗帜投降,但是赢的那一方也是相当的吃力,甚至是觉得再打下去就会被对方翻盘。

    所以此时对方认输,讹点上贡品和银子也就算了,要是打起来谁输还真的不一定。

    这么一看来玉山国却是是在酝酿一场大阴谋啊。

    慈天目听了之后呵呵的冷笑一声:“野心倒是不小”。

    便让慈天瞳退了下去,她不想让慈天瞳参与到这些事情里面来,他是个男子便要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