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干架干架

    苏羽安带着人马到达军营的时候,往日里威风的主帅已经躺在床上了。

    身受重伤,背上胸口上都是狰狞的伤疤,眼里已经没有希望的光了,苍老了不知道多少岁。

    苏羽安看着这么一位长辈心疼的很,第一件事就是来见主帅。

    “你没事吧,还好吗?军医怎么说?”。

    看到苏羽安来了,主帅的眼神终于亮了,瞬间半死不活的语气也有了些活人的气息:“你来了,我可把你给盼来了,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对不起啊,都是玩老了没用了,不然也用不着你们这些年轻的小辈来征战沙场”。

    苏羽安安慰了一番:“你说什么呢,我肯定会来的,我会和你并肩作战,你要赶快好起来”。

    主帅咳嗽了两声,连喘气都费劲:“我怕是没多少时间了,恐怕不能和你并肩作战,但是若是人死后能成个什么,我肯定保护你”。

    苏羽安听到主帅这么说有些生气:“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吗?告诉你背信弃义可是要被唾骂的,我说你能长命百岁你就能长命百岁”。

    接着二话不说放下行囊,在自己的手掌上割了一刀,学老血留到了茶碗里,祭祀的血能救命在上次的拍卖会就已经有不少的人知道了,并不是一件秘密的事情。

    端过来直接给主帅:“喝了它便能好,你,信我”。

    但是床上的那人却不肯:“你不能这么做,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只会让你变成药,多少人会对你虎视眈眈,我不喝!”。

    不喝就不喝,不喝她也有别的法子,直接把主帅摁在床上,把衣服脱掉,把鲜血滴到伤口上。

    内伤口服好的更快,但是外伤还是外敷来的好。

    主帅就这么被按在床上动弹不得,但是嘴巴里面却骂骂咧咧倒是挺有力气。

    “你个小兔崽子,你冒犯我,你礼貌吗?要不是奶奶我动不了我一定把你翻下来”。

    此时慈天封也正好得空来叫苏羽安过去如何应对下一波攻势,一进来刚刚好看见这容易让人误会的一幕。

    慈天封有些脸红的别过去:“苏羽安没想到你接受能力挺广的,妹夫知道这件事吗?”。

    苏羽安都一呆,但是看了看自己,跨坐在主帅身上这一幕实在是容易让人误会。

    “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子的,我是为了给主帅疗伤,所以我看看她的伤口,并没有别的意思”。

    慈天封表示不相信但是又不得不相信的哦了一声:“喔~”。

    “那结束了吗?,结束了就随我来商议商议吧,这一战难打,如果守不住就要丢了”。

    谈到打仗的时候,慈天封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忧郁,苏羽安就意识得到现在的战况如何了。

    也不废话立即过去。

    竹鱼在家里依旧忙碌着一切,他瞒着赚钱,妻主在前线,他包揽了前线所有的军食,但是若是按照朝堂的补贴还有将士们的一部分,也就是顿顿窝窝头加上写咸菜罢了,大不如从前。

    妻主的嘴娇气的很,他舍不得她吃那苦,所以在京城使劲的赚钱,到时候补贴到妻主那边去,改善大家的伙食。

    现在春耕已经完了,只要不再发生什么灾害,那么以千河国的条件一定能打丰收,只要熬过去了这一劫便是太平盛世。

    本来培黎,培风也要去的,但是却被苏羽安留下来了,她希望她们能够代替自己保护好竹鱼。

    只有竹鱼让她放心了,他才能后顾无忧。

    慈天目也没有空口说白话,苏羽安走后的一天就调了一队金军给竹鱼用。

    完完全全的由他调遣,试问谁能有这种荣耀,这京城当中也就只有竹鱼一人了,就连慈天瞳也没有。

    慈天瞳有自己的皇子军,保护自己的安危,不过平常也是用不上的。

    现在慈天瞳也随着苏羽安去战场上了,所以慈天瞳也把这队皇子军留给了竹鱼调遣,他不希望她爱的人出事,这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吧。

    当然作为报答,慈天瞳在京城所有的产业暂时交给竹鱼打理了。

    竹鱼看了一番,其余的都还好,就是这青楼就像是烂账一样,每个月都是亏损的,靠其余的地方补贴它的亏损。

    现在由竹鱼管控着一大家子,云儿就负责教养好苏幸,分工十分的明确。

    竹鱼亲自去查看青楼的情况,装修没有任何问题,里面的人也是一个个的美的很。

    不过这么多客人总要有一个地方去,其余的青楼倒是生意平平,但是逍遥楼的生意却是额外的好,每天都是满客。

    可就算是满客,别人也不想去别的地方,竹鱼想要去看一看究竟。

    这逍遥楼究竟是什么好地方。

    说到钱逍遥楼,安雅楠风倒是来了兴致:“竹鱼你一个人去多危险呐,我陪你一起去,我真不是对那些男人感兴趣,我就是去看看,想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