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衷心豆

    竹鱼带豆豆,就像是带着自己的弟弟似的,比起看到春雨那个叛逆的货色,还是豆豆懂事的多。

    明明就都是差不多的家庭,为什么就养出了春雨这么个狐狸精来。

    不过父亲还没死的时候,自己倒是更加得父亲的疼爱,反而春雨显得爹不疼娘不爱,所以从小倒是对自己有些依赖的很。

    可偏偏不知道的是就是她从小骨子里的那一份狐狸精的气质,让爹爹从小就对他喜欢不起来,因为母亲便是在外面有了狐狸精,有时候还会光明正大的带回来。

    所以父亲把为数不多更多的心思放到了自己的身上,为自己谋划,最后寻得了一门好亲事。

    嫁给了现在的妻主,只不过那时候妻主还不是如此。

    父亲便是看重了当时的妻主老实,脾气好,又出得起母亲的钱,年纪到了家里也没人住持亲事便把自己许给了她。

    只不过父亲不知道,那时候自己在家里也不好过罢了,竹鱼想着想着刚刚嫁给妻主时候吃过的苦觉得酸涩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把在一旁吃荔枝的豆豆吓了一跳,手足无措,连忙把一颗剥好的荔枝塞到了竹鱼的嘴里:“主君不哭,荔枝甜,能甜到心里去”。

    豆豆的行为把竹鱼从过去拉了回来,妻主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现在这样的日子可是天下的男人都得不到的。

    敢问天下的那个女子会如此的把自己的糟糠之夫放在心尖尖上,他现在可以自信的肯定自己在妻主心里的位置还是十分的重要的,不可替代的那种重要。

    和豆豆解释:“豆豆我不是难过,我这是高兴,只是有些想念我的妻主了,她离开有一段时间了,朝廷没有喜事传过来,不知道她的情况如何”。

    豆豆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什么呢,若是有哪个人惹主君生气了伤心了他一定撕烂那个人。

    豆豆在旁边张牙舞爪着,仿佛就要撕碎某个东西让竹鱼解气,竹鱼也终于被他逗笑了。

    两个人倒是亲近了不少,竹鱼竹鱼嘴巴也就闲不住了,陆陆续续的说着自己和妻主之间的事情。

    豆豆也爱听,看着主君讲夫人的时候一脸幸福的样子,他也好期待。

    并且两个人夫妻多年,这么大的家业也没有别的男人什么的,家里就只有主君一个人,简直是好的不要不要的。

    此时云儿抱着苏幸进来了,一进来就捏着豆豆的脸:“竹鱼你从哪里拐来的这么一个小娃娃”。

    豆豆有些不好意思的躲了躲:“这位郎君我不是小娃娃,我是主君的贴身随侍”。

    云儿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竹鱼你找的人可有趣了”。

    竹鱼也笑的开心,自己有时候忙的顾不上苏幸,好在有他帮忙带着,还有府邸里面的大家帮忙看着,虽然是在自己家里长大的,但是和吃百家饭却也没什么区别。

    苏幸看着眼前从来没见过的小哥哥,立即撒欢的跑了过去抱住豆豆的大腿:“哥哥好,我叫大公子,大公子可以抱抱我或者是亲亲我”。

    这一脸的我要可爱死你放样子,让人欲罢不能,不过怎么说也是大公子,豆豆只能是一个劲的笑着,然后把苏幸抱了起来捏这么可爱的脸蛋他是不敢想的了:“大公子叫我豆豆就好了”。

    不过苏幸并没有在豆豆的怀里待多久,虽然他很喜欢这个小哥哥,但是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是来求爹爹的。

    苏幸又扑到竹鱼的怀里:“爹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爹爹,娘亲是世界上最爱爹爹的娘亲,这辈子只爱娘亲”。

    竹鱼戳戳苏幸的小脑壳子,这孩子可是鸡贼的很倒是会拿捏人:“说吧你想要什么了?”。

    一边问一边把他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坐着。

    苏幸把脸埋在爹爹的胸口上,爹爹身上有一股特别好闻的奶香味,他可喜欢了,只不过爹爹平时忙得很,就算他是爹爹最爱的孩子唯一的孩子和爹爹相处的时间也不多。

    苏幸埋在竹鱼的身上闷闷的说道:“爹爹我想读书写字,想读好多好多书,就像是天瞳叔叔一样”。

    竹鱼笑道:“你不是可怕你天瞳叔叔了吗?怎么他一走你就反而想念了,你可没少挨你天瞳叔叔的揍”。

    整个府邸里面他也就挨过天瞳叔叔的板子,因为背书认字不认真,他告状爹爹和娘亲还都不向着自己。

    若是平常竹鱼和苏羽安或许会为他说上两句的,买个好吃的哄一哄,可偏偏那天坏了两个人约会的好事,自然结果不大好。

    苏羽安一气之下直接把苏幸送到天瞳的住处去了,反正他本来也是教竹鱼的,现在不怎么教了也不能天天白吃白住就干脆给她带孩子。

    简直是一府邸的奶爹奶妈。

    别说就那么不长的时间,小苏幸就还真让天瞳迷住了,整个变成了一个小迷弟。

    继续像爹爹撒娇:“爹爹求求你了给我买嘛,给我请教书娘子嘛”。

    这一句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