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留下

    慈天目听到梧田楚升的话倒是多看了眼卿山这个男人。

    只不过他和安雅楠风的恩怨不知道解开了没有,但是事情过去了之后,在一个皇宫当中她的祭祀倒是也没有来找过她们。

    不行得空她的要去问问去,人嘛难免都会有些八卦的心思的。

    来到了安雅楠风住的地方,里面被棉絮包裹的严严实实,恐怕是春雨的作品了。

    她的前任祭祀还在勤勤奋奋的给她批改那些没什么用处的奏折,都是些芝麻绿豆大点的事情。

    慈天目凑过来:“你就不想去看看你的仇人,嘲讽两句?”。

    却没想到安雅楠风倒是大度的很:“那都是过去的恩怨了,说到底虽然我无意但是却是真的欠了他的,现在他放下了,那些就当是偿还他的,以后互不相欠”。

    慈天目还是不死心想要问出一些什么来:“人家那么喜欢你,你当初就真的没有动心过,况且人家长得也不差啊”。

    这话一出就被后面的春雨不小心泼了一杯水:“哎呀!不好意思女皇殿下我手滑了,想必您大度也不会和我这种小男人计较的”。

    这明显就是故意的,自己非得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不可。

    老虎刚刚想发威,只见安雅楠风手里的奏折就一甩眼看着下一秒就要罢工。

    脸色一秒钟变好了,心里憋屈的很,她这个女皇怎么和想象中的万人之上不一样呢,虽然她不敢喝安雅楠风训话。

    但是和春雨抱怨的地位还是有的:“我不就是嘴滑了一下你至于吗你”。

    春雨完全不给好脸色:“不至于啊,可是人家也不过是手滑了一下,您至于吗?”。

    说完给了一个白眼就离开了。

    安雅楠风这才慢悠悠的重新拿起手里的奏折来。

    慈天目感慨:“你以前不是一个这样子的人的,当初的你,肆意潇洒,与我那是相亲相爱,现在呢,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安雅楠风一针见血:“没有,若不是看你可怜,我会待在这破地方给你义务干活?”。

    不过春雨却看那卿山很不爽了,他把妻主折磨的死去活来的,还害得他一身的刺青,他可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那个狗男人。

    一股脑的就气冲冲的过去,先骂了一顿再说。

    打探到梧田楚升和卿山住哪里,便立马带着人怒气冲冲的过去了。

    只是再见卿山的时候他愣住了,好像和以前那个男人一样又好像完全不一样。

    比起之前冷漠无情的男人,现在变得瘦骨嶙峋,并且死死的跟在旁边的这个女人身后可怜兮兮小鸟依人的样子他怎么着都无法和之前那个男人联想在一起。

    刚要动口就遇到了梧田楚升威胁的目光。

    她的男人只能她自己调教。

    梧田楚升:“怎么这位公子气势冲冲的来这里有何贵干?”。

    春雨着实有些害怕,但是他可不是怂货,抬起下巴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高贵些。

    “有何贵干?你问问你男人干了什么事,我是来讨债的”。

    还特地的报了妻主的名字用来吓唬吓唬眼前的两个人:“我叫春雨,我妻主叫安雅楠风,千河祭祀”。

    卿山听了之后并没有什么反应。

    只是继续眼神无神的躲在梧田楚升的背后,生怕她跑掉。

    可是梧田楚升的满嘴的嘲讽:“哦~原来是一个我夫郎都斗不过的废物啊,怎么?还要你一个男人来提她讨债,真是没用!”。

    安雅楠风听说春雨朝着人质的方向去了,知道恐怕是去逞口头之快的,看着慈天目叹了口气:“我要去办他骂人去了,不然他恐怕会在梧田楚升那吃亏,这些你自己来吧”。

    慈天目可不愿意:“没事,这些也不太急,要我去帮忙吗?”。

    安雅楠风的嘴可毒的很:“怎么,我还敢要你个哑巴女皇给我端茶倒水,你好好处理你的政务吧”。

    这时候宫女也来报,说是皇子回来了,慈天目才消了看热闹的心,神情也变得正经了起来,天瞳这么急匆匆的一个人回来恐怕是有什么大事找自己。

    “那你去吧,爽快了便快些回来,恐怕是有事情”。

    安雅楠风点了点头,加快脚步去了,再不去等会回来春雨必定要哭。

    梧田楚升的话刚刚落下,大殿外面就传来了安雅楠风的声音,一样的嘲讽:“呦呵!我但是谁呢,原来是玉山的人人质啊,怎么住我千河的地盘,还在我这里狂叫,小心我克扣伙食哦,或者是在里面加药也说不定”。

    春雨立马就上道了,妻唱夫随:“我们可是怕你在这里夫妻生活不和谐,没了那种甜甜蜜蜜的冲动,改明我就吩咐人在你们的饭里面,菜里面,还有水里面,好好的加些甜蜜蜜进去,让你们大好时光好好的天天**,说不定还能在我们千河生下一窝崽子呢”。

    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