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基因继承

    第149章 基因继承

    这可把旱厕底下的那一位小姐气了一个憋屈,朝着地面上的人呐喊:“你这小小年纪如此的狡猾到底是和谁学的,小孩子要学会做人,真诚善良知道吗”。

    苏幸又折返回来丢给了底下的人一根狗尾巴草:“我只知道我爹爹说了,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学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小小年纪脑子里面全部都是大人都望尘莫及的大道理。

    说完了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不过表面上看似潇洒实际上内心可是有些惆怅的,现在自己的脸上被抓花了, 要是回去被爹爹发现了,肯定要问出一个由头来,自己到时候该怎么和自己的爹爹解释呢。

    他知道要是和自己的爹爹说了这件事情,爹爹一定会为自己讨回公道的,只不过第一次是自己输给了别人,如果不自己把这个仇报了的话,那自己心里实在是不痛快。

    不过又想着自己的爹爹现在喜事临门应该也顾及不到自己才是, 毕竟爹爹和娘亲的身上充分地体现了什么叫做爹娘是真爱,孩子是意外这个大道理。

    但是很显然苏幸低估了自己在自己爹爹和娘亲心里的地位, 大婚当日的第一个晚上两个人不想着洞房,而是第一时间跑到了苏幸的屋子里面。

    因为竹鱼害怕苏幸在这里会不习惯,会想念他在京城里面的云儿叔叔,所以把这件事情也和自己的妻主说了。

    苏羽安自然是第一时间尽自己的职责和义务第一时间就要给自己的宝贝儿子做思想工作,今天她高低要拉进一下自己的亲子关系。

    苏羽安:“怎么样宝贝~在这里还习惯吗,有没有人欺负你啊,如果说是欺负你的话你就和你的娘亲说,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竹鱼就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妻主在闭着眼睛说瞎话:“你能不能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你的孩子,今天肯定是受欺负了”。

    接着十分心疼得摸了摸苏幸的脸:“你的脸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血痂,是不是村子里面的小孩子欺负你了,到底是哪个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苏幸看着自己的爹爹,心里想这些人以前肯定欺负过爹爹,所以才导致爹爹现在这么恨这些人。

    苏幸心疼的抱了抱自己的爹爹:“爹爹我没事的,这件事情我会自己解决的,他们以前可以欺负我们,但是现在不可以,现在咱们有实力了”。

    苏幸请求的看着竹鱼, 他是真的想要自己做好这件事情,不然的话她们肯定会说自己是一个只会告状的小人,虽然他小但是他最听不得这种事情了,这就是在明晃晃的贬低他的实力,他绝对不会同意的。

    可是竹鱼还是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吃亏,毕竟这些人可比京城里面的那些人难缠多了,至少京城里面的人会维持表面上的规矩礼仪。

    而这些人如果不得自己的心意第一时间就是在地上撒泼打滚,竹鱼是最不愿意和这些人计较的,这样难看的不仅仅是他们,还有自己。

    “苏幸啊,你还小遇到事情可以告诉爹爹的,爹爹会给你很好的解决掉,等你长大一些了爹爹也就放心了,到那个时候裒你自己想做什么爹爹就不会过问那么多,你现在这样子爹爹会担心你的”。

    苏幸知道爹爹是怕自己吃亏,从爹爹这里是没有办法入手了,只能从娘亲这里找突破口:“娘亲~娘亲让我自己去解决好不好”。

    苏羽安自然觉得没有什么,这都是小孩子的事情,小孩子的事情小孩自己解决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你就让他自己去解决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若果说是遇到问题自己解决不了了他再过来找咱们两个老东西撑腰就是了,这又不是多大的事情,就算是出了事情吃亏的肯定也不是咱们的孩子,这点小事我都兜不住那我回来干什么,你说是不是”。

    竹鱼知道苏羽安说的不无道理,可是若是出了什么事情那他不得是心疼死,可是看着苏幸哀求自己的眼神也于心不忍,叹了一口气:“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那你自己折腾去吧,只不过记住一句话,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别人出了事爹爹不管但是你不能出事,还有就是不能太过分差不多就得了”。

    因为当年的事情,是这些大人的错,小孩子并没有参与,虽然一句话说得好父债子偿,可是自己总是会不忍心。

    苏羽安拍了拍竹鱼的肩膀:“不要想这么多了,我们来到这里虽然说是为了复仇回来的,只不过就是让他们偿还本来就欠我们的东西而已,我们也并没有做什么大恶的事情,只不过接下来一两年的日子她们恐怕不好过而已”。

    本来苏羽安回来也就是打算没事找找茬,虽然建造宅院是在预算范围之内,但是后面把鸡鸭鱼猪牛羊全部宰杀了的事情真的和她没有关系,还有白米饭把今年交税之后留的种米也给吃了的事情可和她没有关系。

    她也不可能别人都把饭菜端到自己的嘴边了,自己不吃吧,那也是说不过去,说白了那都是她们自己作的。

    所以估计再过两个月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