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182



    过去有修改器的聊天群,哪怕她所在世界的时代与大家隔着三千年的‘时差’,依然能够正常交流。

    如今她身在中古时代,破界梭也不能使用,难道只有指望修改器背后那位神灵的目光注视过来?

    等等……中古时代。

    明黛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在第一个天心宗的任务,莫师兄失踪了好一段时间,就使用自己的能力,回到过中古时代!并且似乎还成为了天心宗的弟子!

    明黛骤然激动了起来,没错,甚至莫淮还是认识纪星河的!当时在与永生之茧战斗的时候,那个纪星河可是宁师姐根据莫师兄的梦境具现出来的。

    但是想到这里,明黛又发现了许多矛盾未明之处。

    莫淮早就说过,过去决定未来,而不是未来决定过去,而明黛在死亡神座上,也看到了世界的真相,所谓的一个世界的时间并非单一的,而是同一个时间点也可能因为不同的可能性而存在多个相似的世界。

    若是莫淮去到的是一个不属于她当下所在的这个世界的天心宗,那明黛是不可能在天心宗找到他的。

    还有一点则是,明黛清晰的知道,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中,正常历史流向下来,纪星河与云裳是没有孩子的,否则以纪星河与云裳的感情,他苦等几千年想让妻子复活,可见深爱,这种情况下,若是他们有孩子,不至于连他提都不曾提一句。

    那如今明黛成为了两人的孩子,原本的‘过去’被改变,就应该会随之诞生出一个新的未来。

    这样一来,矛盾点又出现了。

    在明黛第一次出生的那个世界中,她还不是纪星河与云裳的孩子,两人应该不知道这件事,那么云裳为什么会在那个关头选择替她死去?

    还有在对抗永生之茧时,从莫淮梦境中具现的那个纪星河,为什么对于莫淮爱答不理,却是几乎对明黛言听计从?这也不像是明黛最初认识的那个纪星河会做的事情。

    胎儿明黛躺在云裳的肚子里思考着,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将手指送进自己的嘴里……奈何太短了,没够着。

    终于,结合种种,明黛暂时得出了一些她认为可能性比较大的结论:

    在明黛出生的世界中,那个纪星河不是来自于‘他是明黛父亲’的过去,那个世界里的明黛的亲生父母就是湘灵与景云。

    但是那个世界中的云裳,那个毫不犹豫选择替明黛承受红月必死一击的云裳残魂,最少也是知道些什么的,或许是与巫族圣女的千年谋划有关,或许是作为巫族圣女的她拥有神秘的能力,能够看到更多东西。而莫淮认识的那个纪星河,从梦境具现的反应上来看,又似乎有一定可能是这个‘明黛父亲’的纪星河。

    这也是最后的矛盾,就是如果莫淮在调查天心宗过去的时候,见过明黛的话,他不至于在回归之后完全不提这件事情。

    莫淮后来告诉过大家,他是在北地冰原第一次见到明黛时候,才知道她就是幼时救下他的高人。

    种种矛盾之处就像是一个个死结,绕得明黛脑袋发晕,胎儿期的大脑显然承受不住,哪怕明黛如今有可能还是一位巫族的‘二代圣女’也一样。

    一股强烈的困顿之感袭来,明黛眼前一黑,直接就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

    听到了父母说话的声音,明黛悠悠醒来。

    纪星河:“夫人,你想给咱们的女儿起个什么名字?”

    云裳含笑问道:“咦?问出这个问题,夫君怕是早就已经在心中想过了吧?”

    “嘿嘿……”纪星河赧然笑道:“确实想过,之前我在外听闻你怀孕,赶回来的路上就想过我们孩子的名字。”

    云裳:“夫君说说看。”

    “我想过了,你云家就剩你一个后代,孩子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跟我姓纪与跟你姓云都一样,若是跟你姓云,便叫云凌辰,这个名字无论男女都可以用……”

    听到这里,云裳忽然没有了声音。

    接着就是纪星河焦急错愕的声音:“夫人,怎么了?你别哭啊……我是不是提到你的伤心事了?”

    明黛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为什么云裳会沉默。

    从她那个世界的纪星河那里明黛知道,云裳一直没有告诉过纪星河她巫族的身份,是直到无涯宗老祖六亲不认,想要用血灵大阵献祭全宗门的时候,才在最后一刻暴露身份,救下了纪星河。

    因为是巫族人,所以云裳只是云裳的名字,真要论起来,云裳的大名应该叫巫云裳,巫才是她的姓,但是在巫族,只有成为巫师,才能拥有巫姓。

    纪星河因为这个误会,选择让孩子姓云,放在寻常男子上都算稀奇,更别提纪星河还是无涯宗的真传核心,无涯宗老祖的玄孙。

    要是让唯一一个孩子跟妻子姓,可以预想将会收到多大的阻力,但他还是为云裳考虑到了,还主动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