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184

概也领悟出女儿的梦境非同一般,问道:“无涯宗……怎么没的?”

    “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是与一个外来功法有关。”

    “功法……”纪星河陷入沉思。

    明黛点点头,并未直接告诉纪星河那本功法将来会由他亲手获得,以及功法名称叫《血灵咒》。

    这并不是明黛有意隐瞒,而是在死亡主宰的‘视角’窥探过命运蔓藤时,她同时也摸到了一些‘命运’运转的规律。

    所谓命运之手,无孔不入,若是在事件即将发生的时候破坏,使之扭转,造成了命运成因的改变,那为了达到必然的结果,命运之力就会出手‘纠正’,将其成因变化到另一件事情上。

    莫淮曾经窥见未来时见过的自己的一万多种死法,便是失去了修改器屏蔽效用之后,原本命运中已经有‘死亡’这个结果的他,迎来了各种难以预料的‘因’。

    明黛甚至怀疑,昭武部会不断诞生圣女,也是因为命运定下了某种必然的结果。

    只是最后那一刻,一众圣女以及云裳牺牲让明黛成功复生,联系起小册子的反应,很像是一场谋划积蓄了许久的,到了关键时机才完成的对‘命运’的反抗。

    所以,即使如今知道将来会发生的事情,明黛却并未直接告诉纪星河。

    因为若是提前告知之后,纪星河在获得血灵咒的时候无论是不再带回来,或者是直接将其毁掉,那命运都极有可能会让无涯宗血灵咒之事以其他更难以预料的方式发生。

    明黛道:“我现在不记得那本功法,但是如果我看到,肯定能分辨出来,所以爹你将来要是获得什么功法,你先别用,拿给我辨认一番再说。”

    “好。”这本就不是什么为难之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纪星河果断地答应了,在心中暗暗记下此事。

    这时候,一旁的云裳突然开口道:“那凌辰你还是去天心宗吧,我与你父亲留在宗门。”

    纪星河闻言,很快也点点头:“没错。”

    纪星河如今是无涯宗的中流砥柱,宗门培养多年,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听闻明黛的梦之后,产生的想法都是警醒提防,而不是抛下宗门离开,云裳不可能抛下丈夫,但是对于他们的孩子,两人都是一个想法——

    女儿去了天心宗,要是无涯宗真的发生什么事情,她也能安然无恙。

    “好。”明黛点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她知道父母此时的想法,但是她去天心宗又不是真的避祸,反倒是为了当无涯宗的灾祸出现之时,成为那个扭转命运之人。

    别的不说,父母和祖父原本的命运,她是一定要扭转的!

    ……

    即使说服了父母让自己去天心宗,不过显然只有五岁的明黛也不能就这么直接去。

    首先是她肯定是不能以纪凌辰这个身份前往,其次是天心宗招收弟子的年龄最小是十岁,并且她如今结丹的修为也需要隐藏一下,以防入门时被天心宗长老们发现端倪。

    前面两个问题很好解决,纪星河打算在明黛十岁准备去天心宗的时候,对外说出明黛已经突破结丹的事情,说她为了达到老祖的要求外出寻求突破金丹的机缘去了。

    后面一个问题的完成对于明黛而言也没有太大难度,纪星河在宗门之中兑换了不少敛息秘法给她学习,明黛则是将这些秘法全都研习了一番后,都融合为了一体,形成一个等于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敛息功法。

    明黛悟性绝佳,早在万灵府中就开始自创功法,后来又修习了《登天录》这样直至大道的道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明黛在亡者世界中收获的神灵视角,让她看待世界本质的深度已经远远超出了寻常修士,就是神魂地仙都比不过。

    而天心宗招手弟子,就算再隆重,出动元婴真人都不可能,也就最多一两位金丹主持,明黛的准备可谓是万无一失。

    就在明黛要离开时,纪啸天忽然上门,质问纪星河:

    “凌辰不是要出去历练吗?为何我今日翻看掩月门的记录,你都没有兑换什么实用的法器法宝?”

    纪啸天在宗门之中,正好是负责管理记录宗门宝库的长老,看到了今日记录之后,觉得儿子对孙女不上心,当即就上门要教训一下儿子。

    结果一上门,正好遇上了准备送明黛出发的纪星河与云裳。

    三双眼睛对望之下,纪啸天立刻发现了不对:“……等等,凌辰怎么穿着副模样?还有,修为……怎么没有了?”

    纪啸□□着纪星河一瞪眼:“你不会是……”骗老祖的吧?

    安抚的朝着明黛笑了一下,纪啸天将纪星河拉到一边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爹,这是隐藏了修为,为了出门历练方便……”纪星河想要简单解释过去。

    纪啸天没有被他糊弄过去:“什么方便?出门在外,隐藏修为,反倒让别人觉得你好招惹,这才不对劲吧,怎么达到历练的效果?你老实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