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184

不是凌辰修行出了什么岔子?”

    纪星河:“不是……”

    纪啸天已经在脑中上演了一番孙女忙于突破结丹出了岔子导致修为尽失的故事:“这种情况,你可不能糊涂,还是告诉老祖吧!老祖他老人家神通广大,应该能救治好凌辰,你可别耽误孩子!”

    再让父亲误会下去他指不定真要去告诉老祖了,纪星河连忙阻止,但是他又不能暴露云裳是巫族的事情,于是,他想了想说道:“父亲,凌辰是个天才。”

    纪啸天皱眉:“我当然知道我孙女是个天才。”

    纪星河:“她其实五岁就突破结丹了。”

    “什么?……五岁?”纪啸天被震在原地,消化了片刻后,一回神,神情变得更加愤怒了:“那你耽误了她五年?”

    “不是,这是用了敛息功法。”纪星河咬了咬牙,实话实说:“我要送她去天心宗拜师。”

    纪啸天震惊:“送到天心宗?为什么?”

    纪星河认真道:“为了不耽误她的天赋。”

    “……”

    纪啸天沉默了,又看了看在一边表情无辜的孙女。

    半晌,他深吸了一口气,赞叹道:“好志气!确实,我孙女天骄之资,要去就要去第一宗门!”

    居然就这么接受了吗……

    明黛呆呆的看着祖父,她还在想纪星河会怎么解释,没想到会这么简单粗暴,再看父亲那理所应当的样子,是不是她之前不用搬出预知梦的事情,只要说她看不上无涯宗……这事情也能成功?

    纪星河叮嘱道:“没错,所以宗门和老祖那边,父亲你可小心别泄露了出去了。”

    纪啸天摆了摆手:“那是自然,而且老祖那边说的是让凌辰在二十五岁之前突破金丹再说收徒的事情,她二十五岁之前,随她做什么也不算违背吧?”

    纪星河十分赞同:“还是父亲想得周到。”

    于是,明黛就在纪啸天与云裳的注视下,与纪星河一起低调的离开了无涯宗。

    “明黛……这是你给自己取的化名?那你可要记得,去了天心宗,这个才是你的名字。”纪星河叮嘱道。

    作为第一宗门,天心宗有绝对的底气与自信,对于弟子来历的筛选并不严格,身家清白即可,对天心宗而言不存在什么别派细作奸细之类的,若是一奸细真能修行到天心宗核心,那换个角度来说,也等于是别宗在给天心宗送人才。

    修行,注重的是道统。

    一个修士身上修炼的功法,很大程度上就能决定他的立场。

    天心宗的五行归藏就在那里,不是不传,而是罕有人学会,一个宗门若是能够偷窃到五行归藏并且整个宗门学会,那它不就等于是天心宗支脉了么?更别提天下宗门功法论及根源,都是从天心宗而来,在其基础上发展出来的派系。

    纪星河给明黛准备的身份很简单,就是自己偶然发现的一个修仙好苗子,让曾经帮助过的一个后辈修士帮忙引荐入天心宗。

    “我记下了。”明黛拿出传讯玉简晃了晃:“爹你记得以后获得了什么功法,要先给我看。”

    远距离的传讯玉简不能实时传递信息,不过也只有几个时辰的延迟而已,散修少有这种方便的东西,这需要依托大势力搭建的阵法才能做到,天人阁的情报网络强大,想必在这方面独树一帜。

    当然,无论这些大势力的阵法多么厉害,都还是比不上修改器的聊天群方便,那可是跨越了世界与光阴的实时交流与交易。

    “好。”纪星河答应,看到远处静候的后辈修士:“你去吧。”

    见明黛点头转身,小小的身影即将离去,纪星河心中五味杂陈,又忍不住开口:

    “凌辰,若是受了什么委屈,定要传讯告诉我与你娘,若是不想再天心宗待了,就回来当老祖弟子……”

    明黛心中感伤刚升起,就听到后面这一句,不由得扶额回头:

    “爹你就放心吧。”

    纪星河看到女儿熟悉的小大人的模样,忽然忍俊不禁,伤感的情绪也冲淡了:“也是,那时候你应该都成为天心宗核心了。”

    明黛闻言也笑了起来,然后朝着纪星河挥了挥手,转身果断离开。

    这一点倒是让纪星河说中了,只是明黛不仅做过天心宗核心,还做过天心宗掌门——不过全宗门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后面的考验,就需要你自己努力了。”

    “我知道的,多谢吴叔叔。”明黛感谢完送她前来的修士,随着步入了参与天心宗弟子选拔的队伍之中。

    纪星河是在上一个天心宗山门下的小镇与她送别的,吴观将她来到天元宗山脚下,不过花费了一个时辰。

    吴观陪同明黛经过骨龄与灵根检测,确定了她的年龄大于十岁、有灵根后,满足了天心宗的初步入门标准,后面的环节,就不是吴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