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番外

走。”

    看着阿夏的背影,云裳松了一口气。

    对于这个从小关系最好的邻家哥哥,她确认了自己只有青梅竹马之谊,却是没有其他的想法。

    原本被其他同龄人、长辈打趣时,云裳还懵懵懂懂,不懂为何大家的表情会似笑非笑,为何阿夏突然脸红,她一派坦然,还被阿母说不害臊。

    直到她在十八岁生辰那一日,遇到了一个不属于村子里的人。

    情窦初开,一眼万年,云裳始知情之滋味。

    “在想什么呢?”

    一道熟悉的男声传来,云裳猛然抬头,看到了此时心中所想的那个面孔,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了一个字:“你……”

    话说出口,云裳才意识到问题,顿时面红入霞。

    纪星河愣住,随后耳根也慢慢的红了起来,嘴角却控制不住的上扬,最后变成了明黛非常熟悉的那种灿烂到极点的笑容。

    一见他的这个表情,云裳手便是一动,下意识地伸手想掐他一把,手触碰到纪星河的衣裳后,猛然反应过来,讪讪地想收了回来。

    不过下一刻,一只温暖修长的大手便握住了云裳的手。

    “我也想你。”

    纪星河说道。

    很想,很想……

    云裳看着他专注的、仿若星辰般的眼睛,一下子忘记了挣开。

    ……

    “希望你们以后每一天都能幸福。”

    在亲人的注视与祝福下,云裳的手被交到了纪星河手中。

    自从明黛击碎命运之后,那段被抹去的历史也回归了,巫族恢复了自己原本对于先天神灵们的祭祀,主要是女娲与伏羲两位神灵,而原本为了抹杀明黛的存在,而被改变的巫族血脉,也恢复了原状,巫血不再有提升修士修为的作用,巫族与修士结合也可以正常生下孩子。

    巫族与普通人族的关系在当年云裳的努力下破冰,直到现在百年后,巫族早已不再禁止族人与修士之间通婚,两人的孩子若是炼气可成为修士,若是学习巫术成为巫师,部族也不吝教导。

    甚至有天资绝佳之辈,想要学习当年的二代圣女纪凌辰,尝试走炼气与巫术结合的道路。

    纪星河入乡随俗,在这个部族之中与云裳举行了婚礼,是入赘给云裳家当女婿了。

    对此正在长辈席上观礼的纪啸天笑得很是开心,反正上一辈子纪星河都娶了云裳一次,这辈子轮到他嫁给云裳也没差。

    明黛与莫淮也一同出现在了婚礼上,当看到她出现时,云裳神情立刻激动地走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你来了!”

    明黛扫过一旁略有诧异的纪星河,对云裳笑道:“你的婚礼,我当然要来。”

    毕竟,可不是哪个孩子都有机会参加自己父母的婚礼的。

    云裳却是十分开心的给纪星河介绍:“星河,这是明黛,我最好的朋友。”

    纪星河与纪啸天的神情顿时变得非常古怪。

    不多时又有四名修士前来参加婚礼,除了两男一女外,还有一个外貌老成的童子。

    明黛指着师兄师姐们特意化出来参加婚礼的□□介绍道:“这些都是我的朋友。”

    云裳朝大家热情一笑:“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云裳的朋友那自然就是我们部族的朋友。”旁边的其他巫族人也笑了起来,尤其是见到那一对男女,所有巫族人更是觉得说不出的亲切,将整场宴会的气氛带上了。

    巫族婚礼既热情随和又隆重,既是婚礼,也是宴会,很快明黛众人就融入了其中。

    过了一会,纪星河实在忍不住好奇,悄悄拉过云裳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认识她的?”

    他目光所及,正是明黛一行。

    此时,宴会进行得正酣,跳舞的跳舞,唱歌的唱歌,还有巫族孩童头顶着装满了粉色花朵的花篮,在广场之中奔跑分发。

    粉色的花朵名为相宜花,划开并蒂,总是一只两朵,在巫族之中是一种拥有爱情意味的象征。

    在巫族婚礼之中会大量准备,既是对新人的祝福,来参加婚礼的未婚男女,若是有爱慕之意,便会赠送相宜花,若是收下,一人持一支,即是相恋的证明。

    两人目光看去时,莫淮与明黛已经手牵着手,一人手中握着一支粉色花朵了。

    见到这一幕的纪星河与纪啸天默契的撇了撇嘴,两百年了,父子两勉强接受莫淮成为自己女婿与孙女婿这件事了,但是该不爽还是会不爽的。

    而她们的朋友们,顾念念与叶千机手中也多了粉色花朵,青阳子则看着自己旁边自然而然就成双成对的师兄师妹们,露出了一脸牙酸的表情,孔雀因为长相精致讨喜,还有巫族小女孩还想送他相宜花,吓得他当即施展手段,直接在所有人眼中削弱了自己的存在感。

    这一幕场景生动而和谐,云裳忍不住微笑了起来:“从小我就认识明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