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武侠修真 > 剑侠风云志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魔子之争

第一百三十一章 魔子之争

    第一百三十一章魔子之争

    可以说在乾元青春年少的时候,温婵便是他心中最美女性的代表。在乾元懂得男女之事后,温婵也成为了他心慕的对象。

    与此同时,青泽随着长大,性格中豪放不羁的一面被激发了出来,行为做事总是潇洒自如,活力四射。

    很不幸的是,在乾元刚刚明白自己的心意后不久,他发现温婵与青泽走得很近。

    今天是八月圆月夜,在魔国的传统中,是许愿的日子。传言说,今天人们许下的所有愿望,都能成真。

    想起这则传言,乾元抿起嘴角,不屑地笑了笑。

    如果一个女孩同时被两个男生爱上,这两个男生都在圆月夜许下了要讨得女孩欢心的愿望,难道都会实现吗?

    就算都实现了,这样的女孩,还值得去追求吗?

    月亮悬在夜空,散发着清冷的光。只是不知,天空与明月,哪一个先冷的呢?

    虽然同为少年三天才,但是乾元的受欢迎程度却远不及温婵和青泽。

    “青泽好有魅力啊,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要被他迷死了!”

    “对啊对啊!你也看到他脸上的酒窝了对不对?天呐,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男人?”

    “咱们年轻一代里面,能和青泽比的男人,也就只有乾元了吧。”

    “乾元厉害是厉害,可是那是他拼命死练练出来的。不像魔子和青泽,人家不怎么练,实力都是顶尖的!”

    “也是也是,而且青泽还那么帅,身材貌似也很好哦!”

    类似的对话,不只一次传入到乾元的耳中。

    他们会说他性格不如青泽阳光,长相不如青泽帅气,身高不如青泽伟岸,唯一能比得过青泽的功法境界,也要被说是用时间堆出来的,不值一提……

    人们总有一个年龄段会这样,盲目地比较先天的优势,从不在乎内在的修养;把一批人捧得得意忘形,又把剩下的人踩得狼狈不堪;扰乱了他人心情的同时,自己也陷入无穷无尽的比较之中,止步不前。

    原本乾元并不在意这些评价。同大多数人一样,他也认为青泽在很多方面都要比他更优秀,也更讨人喜欢。这是客观的事实,他也为青泽感到骄傲。

    可是在某一天深夜,他撞见青泽偷偷在屋外的角落里抱着温婵时,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青泽与魔子都和那些背地里对着他指指点点的是一类人。

    他们沉醉在情绪的炫惑中,浪费着时间做着一些不理智的事。

    所有人都把他抛弃了,在这个世间他仍只是孤身一人。站在世界边缘的他,仰起头看着天边的那一轮圆月,目光微寒。

    三个月后,一则震惊了整个宗门的大事件,像迅猛的电流般,刺激了每一个接收到消息的人:乾元邀温婵一战,胜,得魔子位。

    “宗门的天之骄女居然败了?!”

    “听说这一次魔子全……哦不对,听说这一次温婵全程被乾元压着打。乾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不是说乾元对魔……温婵有意思吗?怎么下起手来这么不留情?”

    一连串的疑问盘旋在大家的脑中,谁都没有想到竟是这样的结局,就连被乾元击败的温婵也捂着胸口愣在了原地。

    随即,温婵嫣然一笑道:“你进步很大。”

    乾元看着温婵的笑容,一句话在嘴中含了半天,终于开口道:“值得吗?”

    “嗯?”温婵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他们之间还远没有这样的默契。

    其实不要说温婵,就连青泽也与乾元慢慢生疏了。在青泽看来,乾元太无趣、太认真,开不得玩笑,也没有什么乐趣。在青泽的社交圈中,“乾元”这个名字已经被他列入了一般朋友的行列。

    “我是说,”乾元解释道,“你为了一场恋爱,而耽误了自己的修练,丢了魔子之位,值得吗?”

    让乾元意外的是,温婵听完居然笑了,笑得那么洒脱。

    她道:“丢了魔子之位是有些可惜。哈哈,但是我也体验过当魔子的感觉了,也不亏。如果你非要问值得不值得的话,倒也不好说。我觉得人生在于体验,年轻最适合折腾。如果年轻的时候不多体验人生,待到老了,感觉迟钝了,走路都费劲的时候,再想要得到的话,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温婵说完,拍了拍身上的土,走下了比武场。

    而在观点的人群中,却同时走出来一个人,他长得英俊潇洒,身体颀长,正是青泽。

    青泽上台抱了抱温婵,与她说了两句话后,来到了乾元的身边。看起来有些拘谨和不自在。

    “你小子这次下手挺重哦!”青泽拍了拍乾元的肩膀笑着道,“不过也真是好样的,现在我也打不过你了。呃……我和温婵商量过,等再过几年,我们这年轻一代有人能撑起魔教了,我们就到江湖上走一走。浪迹天涯,云游四海。哈哈!只是没想到,你成长得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