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其他小说 > 寂静之声 > 第一百二十章 校园四方台—31

第一百二十章 校园四方台—31

    秦归一来到了校史馆,他看到门锁有被撬过的痕迹想到了中午撞见林玖和四六时他们两个人来时的方向。

    他抚摸了下被利器破坏的门锁,手就不自觉地握紧了,用力之大都让指节泛起了白。

    昨天晚上林玖和他说的那番话实在是太让他恐慌了。

    去他妈的要做一柄他身后的刀,他要的不是这个。

    他需要的一个能勒住他脖子的枷锁,用力,他就会死在他手下,松弛,他就能得到他的抚慰。

    他想要极端的感情,要么死,要么活。

    轻飘飘的情话,毫无意义的承诺现在都是他最讨厌的东西。

    秦归一知道他对那个叫林玖的小子抱有一些特殊的心思。

    他救他,看不得他了无生气的死在那个箱子里,也不愿意看他像个独行侠一样始终冲在最前方。

    可林玖嘴里没有实话,他轻佻,他不靠谱,他总是说些有的没的暧昧的话。

    这副死模样像极了特洛伊,那个曾经让他又爱又恨的混血男人用秦归一以前最爱听的情话和海誓山盟硬生生把他困在游戏里八年。

    特洛伊在离开游戏之际阴了秦归一一把,他嘴里说着两人之间最浪漫的情话,把一朵像是被血浸染的玫瑰花塞到秦归一手里,拉着秦归一那双只会弹琴拉琴的手把花茎狠狠地扎进了他的心脏。

    他倒在秦归一怀里,浅色偏白的睫毛颤啊颤,用那张惯会说甜言蜜语的嘴说出了他脱离游戏时的最后一句话:“亲爱的,我好爱你,可‘寂静之声’里只能有一个人留下来,我希望留下来的那个人能是你。”

    自此之后秦归一一想到那些轻浮的情话就恶心,他不再相信那些只能哄人高兴的肉麻话。

    秦归一攥紧拳头,重重地锤了下门板。

    亲爱的,亲爱的,如此亲密的称呼都留不住一个人,这是秦归一短暂二十几年里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事。

    突然出现在秦归一眼前的林玖也叫他亲爱的,他爱惨了这个称呼,也恨极了这个称呼。

    他因为这个称呼对林玖上了心,可林玖只不过当这个称呼是个能够打趣他的词。

    所以他不愿意让林玖再叫他亲爱的了,就此打住吧,他们两个人本就不应该纠缠在一起。

    让林玖死在这里剧本里,最好能够一了百了,断了他自己的念想,也断了林玖的念想。

    他救了林玖两次,林玖也该对此付出一些代价了

    秦归一从纷杂的想法里脱离出来,他进入了校史馆,压下了心中那翻涌的情绪,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查询线索上面。

    校史馆的玻璃展柜里都是奖杯、奖状、合照和一些古籍名著,秦归一一圈一圈地看下来,没看到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他坐到椅子上环视着他刚刚看过的那些玻璃展柜。

    他细细地看、缓慢地看,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这些玻璃展柜并不靠墙,它们一圈又一圈的缠绕着却又不相交。

    秦归一起身踩在椅子上,他又试了一下能不能踩在椅子旁那个更高一些的玻璃展柜上。

    玻璃展柜能够承受的住秦归一的体重,他就舍弃椅子踩在了玻璃展柜上。

    低头俯视,校史馆里的东西尽收眼底。

    这是圆套着正方形的形状,一圈圆接着一圈正方形。

    最后这个场景的中央就是一个正方形的玻璃展柜,秦归一记得那个展柜里放着的东西是一本《易经》。

    秦归一不懂《易经》,他甚至都看不懂那些古汉字组成的句子是什么意思,这着实太为难他一个从小生活在大不列颠的华侨了。

    他打碎了玻璃把这本《易经》带了出去,本着‘虽然我看不懂但这并不妨碍我把线索藏起来不给别人看’的原则把这本书藏在了高三三班读书角的一堆书里。

    读书角里都是书,应该没人会想到这里会藏着一本带有着这个剧本线索的书。

    然而就在秦归一离开教室不久后,他藏起来的那本《易经》就凭空飘了起来。

    翻开书籍,书页哗哗作响,最后它停在了写着卦爻内容的那一页。

    卦爻分为阳爻“—”和阴爻“--”,根据天、人、地三才的道理,把三爻重叠起来,构成八卦,即乾、坤、震、巽、坎、离、兑、艮。

    八卦重叠起来,由阳爻和阴爻两种爻象,按每卦六画排列组合而成,构成六十四卦。

    ‘周朵朵’脸色颇为凝重地看了下上面记载着的内容,这是她的本命本,她不知道《易经》中卦爻能在这个剧本里起到什么作用,但她想起她已经忘了许久的有关于卦爻的事情。

    想当年,她最爱跟高中学校的同学们瞎扯一些假话来给别人用六枚硬币占卜考试结果,一开始她只是说些逗闷子的俏皮话,后来她就用这六枚硬币趁着体育课自由活动时间和同学们吹些天花乱坠、不着实际的牛。

    当时她们的体育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