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其他小说 > 寂静之声 > 第二十一章人偶馆之夜—20

第二十一章人偶馆之夜—20

    “天宝十五年,安禄山发动叛乱,唐玄宗西逃四川,贵妃杨氏在马嵬驿死于乱军之中。唐肃宗平定安史之乱后,玄宗重入长安,尊为太上皇,居兴庆宫。玄宗对杨氏之死耿耿于怀,将其入画,张挂于别殿,朝夕视之。贵妃杨氏遗物被玄宗供奉于殿内,请耐心通关游戏,祝你们今晚愉快。”

    听完剧情介绍,秦归一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他背在背后的右手紧紧扣在左手手腕处。

    来自心里的紧迫感和自身对危险的联想让秦归一下意识想要逃离,这个厅在剧情介绍说完之后就散发出了大量的敌意。

    彩色的帷幔被不知道从哪里吹过的风吹得四处摇曳,明黄色的烛光也晃个不停,秦归一大口呼吸着平复自己急速上升的心跳。

    “哈哈哈…你来抓我啊!”在彩色帷幔的另一边传来了嬉笑打闹的声音。

    嬉笑声就在前方,高文示意他们二人同她一起去查看,秦归一非常快速地摇了摇头,强大的求生欲让他想起了之前林玖给他编的谎话,他立刻咳嗽了两声:“我身体不好,受不了太大的惊吓。信物我可以不要,我只要能安全地从这个本里出去就行,我就坐在这儿,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话说完,秦归一扯过几条帷幔铺好就地坐下了。

    已经见识过秦归一怂批本性的高文丝毫没觉得意外,倒是陈立安多看了秦归一几眼。

    高文眼光一凛,她把自己受伤的双手伸到秦归一面前,“我都伤成这样了,还在努力想办法通关。你,一个男人,好意思躲在我一个女人背后坐享其成吗?”

    秦归一的情绪此刻已经平复了下来,他浑不在意高文话中的激将之意:“你们要我进来,我进来了,而且我已经说了不要信物了,你不能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再说了,我胆子小又体弱多病,不给你们添乱就已经很好了。”

    “啧。”高文怒瞪秦归一,“谁知道你会不会趁我们不注意,中途跑出这个厅,你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的确中途跑出去过并且抛弃过队友的秦归一被高文的话内涵到了。

    “声音好像消失了。”

    陈立安的话让高文噤了声,除了身旁细微的风,厅里毫无动静。

    “我们得往前走,前边一定有东西。”

    高文和陈立安对视一眼,随后高文用大拇指指了指秦归一,陈立安点头表示可以。

    二人分别挎住秦归一的一条胳膊,将他架起来,半托带着他向前移动。

    “我和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吗?你们这么对我?”

    秦归一此刻和稍有不满就想要罢工抗议的高卢人民感同身受。

    我不想上班,我只想休息。

    仅仅只是拖拉着秦归一走了十几步,帷幔就开始主动地往展厅的左右两边飘散,原本掩在层层帷幔之后的东西在此刻显现了出来。

    那是一片湖,湖面上有着碧翠的莲叶和娇嫩欲滴的淡粉色莲花,在袅袅的薄雾里露出一叶扁舟,有一穿着水墨色衣袍的人仰面躺在扁舟上。

    他的脸上盖着一本蓝皮线装的古籍,看不清此人长相、年岁如何,只能大抵知道这是个男人。

    在一个参观用的展厅里出现了一片清澈且不规则的湖,这像话吗?

    三人瞠目结舌。

    还是高文最先打破了沉默,她问:“现在要不要去叫醒那个男人?”

    陈立安端详了一下那个男人,男人身形修长匀称,扁舟载着他从湖的另一边过来,他都躺得很安稳。

    “虽然让一个女孩子在前面冲锋陷阵不太好,但目前也只能拜托你了,辛苦了。”陈立安对高文笑得温柔。

    高文并没有对陈立安的笑摆出好脸色,“你看好秦归一,他虽然一无是处,但看人眼光还不错,他要是出了点事,外面那穿橙色卫衣的小子绝对饶不了你。”

    秦归一:这话听上去好像一点儿错都没有,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驾着秦归一双臂的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松开了手,陈立安虽是游客身份,但他仍走在高文前面,一副保护姿态。

    等在大厅门口的四个人,或蹲或坐在地上,或站或靠在墙边。

    蹲在地上的宫恪打了个哈欠,坐在他旁边地上的林玖受他传染也跟着打了个哈欠,不过一两分钟,四个人都跟着打了好几个哈欠。

    不进展厅就无所事事的四个人此刻都感受了浓浓的困意,何况已经受伤的林玖和宫恪,他们本就是在强撑着精神来对抗身体上的不适和疲倦,现在精神一放松下来,两个人恨不得靠墙就能睡着。

    钟洋靠着墙站着,她也困得不行,在“寂静之声”中少有需要熬夜刷的剧本,八九个小时的连轴转,不经常熬夜的人根本就忍受不了。

    宫恪努力睁大眼睛,为了不让自己犯困,他开始向林玖搭话:“玖哥,我们两个上次遇见都是在三四个月之前了吧!”

    林玖想了一下,实在是没想